• 优创车棚厂家成立于2007年,是一个主要从事车棚的研发,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业务范围包括膜结构车棚,钢结构车棚,自行车车棚,电动车车棚,汽车车棚等各类型停车棚。
  • 联系电话:

    400-6688-1195

  • 邮箱:

    Support@youtron.com.cn

江小江和妻子白小白刚刚熄灯睡觉,就听到门外有个人按响了门铃,小江只好起来开门,他从猫眼向外看,只见外面站着一位手提行李包的男人,再仔细一看,认识,是他的大学同学,叫徐小贱,他们有许多年没有见面了。

小江热情的请老同学进门,小贱放下行李,脱掉鞋子,才小心翼翼的进来。

进门后,小江在灯光下才看清楚,这位老同学怎么搞得?原本黑色的牛仔布包变成灰色的,裤腿上还沾满了几片草叶,像是刚从垃圾场过来的。

小贱苦笑:我出来快半年了,跑了许多地方,还没找到工作。你看看,弄得一副狼狈相。听说深圳机会多,我就过来碰碰运气。

小江说,别灰心,你在深圳会找到工作的。说完就招呼老同学洗澡,吃饭,然后安排他先住下来。

小白好像不是那么欢迎小贱啊。她悄悄的对小江说,这个人住在家里我怪不舒服的,你得想想办法让他快点走,最好明天就能走。

小江说,他是我老同学,怎么好意思赶他走呢。

小白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我们告诉他第二天要出差,他总不至于一个人赖在我们家不走吧?小江听了,叹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小贱和小江夫妻一起吃饭,小白假意问小江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小贱说,最难的是没有落脚的地方吧。

小白若无其事的说:本来你可以住我家的,但是不凑巧,我和小江都要出差了,今天下午就要走,最少要几个月后才能回来,真的非常抱歉啊。

小贱笑着说,没关系,吃了饭我就走。

吃完饭,小贱真的告辞了。小江把他送到楼下,小贱忽然指着楼下一小排平房,问到,是车棚吗?小江说,对,第二间是我的。小贱说,我想把行李暂时放在你的车棚,不知道可不可以?小江说当然可以。当即打开车棚门,让小贱把行李放进去。

小贱说,还要麻烦你把车棚的钥匙给我一把哦。

小江说,用不着啊,你回来拿东西说一声就行了。

小贱说,你和小白都出差了,谁帮我开门?

小江听了这话,脸不自觉的红了,也是。然后给小贱了一把钥匙。

小贱又问,若是我拿行李的时候,你们还没有回来,钥匙放在哪里?

小江说,放在我的信箱里吧。放好行李后,小江目送小贱远去,他其实也发自内心的希望老同学快点找到工作。

回到楼上,小白还在埋怨小江说。你不该把车棚的钥匙给他啊,万一他把咱们的摩托车偷走了怎么办?小江听了也挺不高兴的,小贱绝对不是那种人。

小白还是不放心,她多了一个心眼,用铁链把摩托车拴到铁门上。晚上,她非常惦记着自家的那辆摩托车。第二天天一亮她就跑到楼下车棚去看。结果,小白发现不但摩托车完好无损,车棚里还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墙角还有两块折叠整齐的纸板。

小白把她的发现告诉小江。小江有点疑惑,我的老同学晚上大概是在车棚里睡得吧。小白不太信。当晚,两人就守在门口,盯着车棚。直到12点多,果然看到小贱回来开门进了车棚。小江很不是滋味,觉得好难过,哎,我知道小贱一定是走投无路才来找我,这样对他,真的不应该了。他准备下去把小贱重新请回来。

小白拦住丈夫说:你疯了吗?这样下去不是丢尽脸面了吗。万一姓徐的向你所有的同学说三道四,你以后还要不要做人啊?

小江抱着头,那怎么办?

小白说,以后我们不能在家里弄出太大的响声,晚上不要开灯,上下楼更要特别注意,总之,不能让小贱知道我们在家呢。

从此,小白和小江像做贼一样生活,即使不坐摩托车,也戴上头盔上下楼,把脸遮住。最麻烦的是晚上,他们不敢开灯,只好摸着墙壁走。

直到两个月后,在信箱里看到一把钥匙,小白和小江才长出了一口气。他们看到徐小贱留下的钥匙,却没有留下地址,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再看看车棚的地面,已经被他睡得噌亮光滑。

三年后,天有不测风云,小江供职的公司破产了。

他也像三年前的小贱一样,到处找工作,到处碰壁,正在心灰意冷的时候,忽然有一天,徐小贱打电话过来,问江小江愿不愿意加盟他们的公司,那时候小贱已经成为一家公司的总经理。

小江喜出望外,问小贱,你怎么知道我失业了。

小江惭愧不已,一时冲动就说,我以前骗了你,你知道吗?

小贱说,知道,你和小白一直在家,却骗我说去出差几个月。

小江眼睛湿润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小贱也叹口气说,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曾经找过很多朋友,结果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我,只有你很爽快的把车棚钥匙给我,让我住在你的车棚里。正因为有你的车棚,我才站稳了脚跟,才能继续找工作。不瞒你说,那时候我身上只剩下十块钱,和其他朋友相比,你要好很多,我理应感谢你。

江小江哽咽了。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泪水无声的留下来。

作者:杨汉光

源于《小小说三百篇》,名字和个别编辑处有改动。


wx_xibei_521感谢有你

如果你在深夜里流泪,记得还有我。

PS:

有结果的付出是付出,没结果的就当是代价吧。

好多人都告诉我,要隐忍,要端着,可我知道,即便给我一百次机会,可能我也有九十九次自己招架不住。任何事情,我觉得没有办法顺其自然。谈何公平,遇事的时候,好像计较的只有我一个?一无所有还落了一身不是。得不到的都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曾几何时,我总是那个被偏爱的啊,可好运不是一直都有的。当人气耗尽的时候,连笑都觉得好累,好假。不说话的成了真善美,说出来,似乎太尖锐又刻薄,便成了十恶不赦。每次抹完泪接着就跟没事儿人一样,多委屈啊,可是活该啊,玻璃心碎了一地又一地,总能化成一摊血水。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挺可笑,上一秒泪流满面,下一秒还能笑靥如花,为什么有这种操作,上一秒哭下一秒就得笑?是啊,当不想控制的时候,想哭就哭啊,笑不出来就不要勉强啊,哪一种都是一种表达,并非只有笑才能诠释悲喜。

有时候真的好想和别人形影不离,可是真的,又十分讨厌这种过分依赖的关系,距离真的可以拉近感情吧。我不问你不说,你不问我不说。不吵不闹,心照不宣。总是希望自己随时被关注,应该被理解,值得被原谅,有什么啊,没有感同身受,没有身临其境,自己都可能做不到的事情又怎能奢望别人做到退而求其次的差强人意。虽然没有伤天害理,可是怎能人人都喜欢啊,连大部分人认可不愿意努力,我对人向来有区别,那种普及的博爱做不到,我顶多做得到说开了然后各自安好。

每每,说话和做事的时候,总是希望有人站在我身边,而当我不愿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别人做我都觉得是装腔作势,这是不是自己非常讨厌的不能够求同存异?某个阶段好像需求不一样,然后说的话题不一样,可一旦有些话一出口还是心事重重,两手空空。

总是第三者的心态,觉得好受伤,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或者假装不懂的老不正经,废话一堆,何曾为了自己的未来努力过啊?去年的今日,种种的历历在目。

都说喜欢我,可在我身边的人呢?我恨。

时常真的觉得自己真矫情啊,家里没矿,中央没人,公司没靠山,长得还一般,脾气还怪,哪来的勇气扯歪理,被批没格局,心态差,也没错啊,强词夺理过嘴瘾,可上下级的关系,这身臭毛病谁能治。身在异乡,谁又是谁的谁啊,都是我什么人啊,我还能赖上谁呢么?都不是我的依靠,这不是我想要的啊。都讨厌我吧,让我落单吧,当自我尴尬的觉得浑身不自在时就需要独处,把自己关到小黑屋,茶饭不思。

有时候暴躁的恨不能去死,恨不得撒泼打滚哭天抢地,可归根结底还是吝惜自己啊,没有跳楼,没有割腕,没有躺大街,怕疼怕难堪,因为我没有依靠,因为我不能让亲人为我偿还。有种说不透没说清的关系,分开了就是分开了,任你怎么柔情千转都没用啊,它不是考试啊,不是有标准答案考了高分就可以得到赞美一样,付出和收获总是不对等,不平等啊。就像是,走在大街上,偶遇一人啐了一口唾沫,都觉得是对自己的攻击啊。车水如龙,人来人往,谁又真的在意谁,谁又真的需要谁,人家过路人根本没有时间看你,任你哭管你笑,不过是怪诞。哪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情感,虽然我极力渴求长久,可当能够拥有的一星半点我也不会拒绝啊。细思极恐,想想那一通电话,能想象出说话不饶人的样子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愤懑,就像是仇人,好像矫情的都是贱人,羸弱的都是小可爱。可我真的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糟糕啊,当然也不要把我当成小白鼠啊,某种追求和乖张就像某种执念,总是挣扎着想去漫天黄沙飞舞的北堤,看长河落日,大漠孤烟。

悲喜自渡,他人难悟。好像一直喜欢悲观的感觉,其实表面经常很乐观啊,性格也是极好的啊,可还是常常有很多感触,我也很容易知足啊,但时常,心中有一股闷气,很是难过真的难过不能自已。帮助别人的人其实最需要别人帮助了,可每每乐此不疲一心向善的时候觉得不满意,觉得不该这样,或者觉得也不过如此,大概还不够啊。我只想说声抱歉,最近半年,走的太急了,太暴躁了,心里没有依靠也不想依靠,就是崩溃再崩溃,然后自愈再自愈,然后好像成了那颗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又很怕别人这样看自己。

我都没能好好的爱自己,可能真的也没有顾忌别人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