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创车棚厂家成立于2007年,是一个主要从事车棚的研发,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业务范围包括膜结构车棚,钢结构车棚,自行车车棚,电动车车棚,汽车车棚等各类型停车棚。
  • 联系电话:

    400-6688-1195

  • 邮箱:

    Support@youtron.com.cn

记者 | 张艺璇 何筱帆 杨昕璇

摄影 | 张艺璇

责编 | 黄思南

排版 | 王翌

2017年12月17日,我们与清华报刊亭告别。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校园景观建设的推进,飞扬的尘土将掩埋更多清华老店,更多人的命运将被改写。

报刊亭、奶茶店、水果摊、修车铺,下一个,我们将与谁说再见?

图 卧伍真 摄于10月22日

卧伍真一家人心里总憋着一件事。三个月过去了,他们依旧日日提心吊胆。

卧伍真胡军师傅的妻子眉头紧锁,面露愁容,“没有一天不在害怕,没有一天心里不在捣鼓这事儿。”

令她夜不能寐的,无他,便是相依为命三十载的生计所在——在101天前的拆除行动中“幸存”的修车铺“卧伍真”,究竟还拆不拆?

101天前——2018年7月25日上午七点,丁香园奶茶店的老板白然接到电话,通知他立即收拾东西,准备拆迁。

八点左右,丁香园路口的奶茶店、水果摊、修车铺,14号楼前修车铺等几家商铺,轰然倒塌,化为废墟。

九点半左右,拆除行动却在卧伍真车摊中止了。

当拆除进行到卧伍真时,胡军一家人极力反对拆除,情绪显得十分激动,反复强调卧伍真并不在此次拆迁范围内,具有营业执照,且合法经营已有三十年历史。

胡军的妻子坚定地表达抗拒:“你说要拆是因为北京市的文件,但文件里我们(卧伍真)并不属于拆除范围。我不同意,我们是合法的。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这场拆除行动的起源,得从220天前说起。

倒计时

220天

2017年1月20日,北京市政府下发《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组织开展“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2017—2020年)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

《实施意见》指出,在全市范围内“拆除违法建设”,“取缔无证无照占道经营违法行为”,“全面整治违规‘商改住’行为”。

2017年9月,清华园街道接到了市政府的专项行动通知。年底,街道制定了2018年的专项整治工作计划,决定在2018年利用暑期开展拆除工作,避免干扰教学活动。

“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2017-2020年)任务分工表

倒计时

8天

2018年7月17日,北京大雨。

新民路修车摊

这天,至善路修车铺王师傅突然接到物业通知,召集全校修车摊摊主下午14时前往C楼404会议室开会。王师傅觉得会议很突然,甚至有些“没头没脑”的。新民路车摊摊主张师傅也接到了通知,尽管对会议内容一无所知,他还是和卧伍真车摊等校园商户一齐参加了会议。

会上,物业管理中心宣读了北京市政府一年前下发的“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实施意见》,并告知全体在场商户,清华园街道将在7月24日实施拆除计划。

摊主们对这次会议的记忆非常相似——会议时间很短,整场会议只有宣读文件一个议程。“会上就只拿了张纸念,说是北京的文件,然后就通知摊主们要把修车铺全拆了。”王师傅回忆道。

宣读结束,商户们中有人提问道:“那拆完了我们以后怎么办?”但没有得到回答。

胡军对那次会议十分不满,认为会议缺乏意见反馈机制,且并未广泛听取群众意见。他说:“开会开会,就应该双方都有说话的份,全是你说了,根本不给我们表达意见的机会。”

物业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强,是协助清华园街道完成本次修车铺拆除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他认为,在政府出台文件之前征集群众意见是政府听证的过程,而7月17日的会议并不是一次听证会,而是说明会,主要流程是宣读政府的行政法令,不需要征求被执行人的意见。

另一方面,摊主们的不满还在于拆除通知与执行时间间隔太短。物业管理中心自2017年底得知清华园街道专项整治计划,至2018年7月向摊主进行公示通知,时间行进半年,为何在半年之后才“临时”通知拆除?王强解释道:“按照北京市的执法程序,只要是在政府规定的告知时间内(提前五天)告知就行了,告知的具体时间选择是在街道,而不是在摊主。

倒计时

0天

2018年7月24日,大雨,拆除计划顺延。

7月25日,天气放晴,拆除开始。物业管理中心联合清华园街道办事处城管科、清华园城管执法队、中关村工商所等九个部门开展了对学生区内违规占道经营摊位的集中拆除行动。

那天的拆除行动,被卧伍真一家人形容为“执法者来违法”,态度强硬,没有证据地“强拆”

据胡军妻子回忆,她拿出工商部门开具的经营执照,试图与执法人员理论,但其中一位城管部门工作人员回应道:“你们合什么法?什么是法我说了算,我就是法!” 

双方就此僵持至正午。

下午一时左右,曾为卧伍真办理营业许可证的工商部门人员也赶来现场,与胡军磋商讨论。卧伍真方面认为,交流中工商部门实则是以“恐吓”的方式“威胁”胡军进行拆除。妻子向记者回忆:“工商部门反正连交流带吓唬,说‘你不拆你自己负责,你的孩子都在清华上班,怎么能这样不配合?’”

但参与了现场拆除的王强对卧伍真这样的说法予以否认:“卧伍真的家属如果并不是在工商税务部门工作的话,那么工商税务部门这一政府机构怎么能威胁他儿子就业呢?这个逻辑是在什么地方?”

7月26日,拆除修车铺的消息在离校学生中引发广泛讨论。

化学系的周孝正(化名)是当时参与网络讨论的同学中的一名。由于不在学校,他认为校方无视学生修车需求,一次性强制拆除了所有修车铺。令他真正不满的是拆除过程中学生的不知情,信息的不对称。他说:“事前我们对要拆除修车铺的事完全不知情,而且在暑假学生都不在的时候拆除,有种一直被瞒着的感觉。” 

对于“暴力执法”、“强拆”的怀疑,王强坚决否认:“那天(7月25日)事实上也没有进行任何强制的拆除行为,我们最后拆除的都是配合拆除的,不存在任何强拆行为。”王强强调,执法过程进行了全程录像,录像可以公开以还原现场执法实情。

拆除中止

50天

新学期伊始,原先要被拆除的修车铺还有许多仍然在卖车,修车,正常经营。轰轰烈烈的拆除行动像是按了暂停键,没有下文。“不知道到底是继续拆还是不拆。”不仅是周孝正不知道,卧伍真也不知道,所有修车铺尚未被拆除的摊主们都不知道。

7月25日以来拆除停滞,在胡军看来,主要是因为卧伍真方面与物业管理中心尚未就安置方案与经营范围问题协商完全。

拆除行动前物业方面给出的安置方案是将修车摊改为流动摊点,白天摊主们骑着三轮车将工具和器械运来学校,流动工作,晚上再把三轮车骑走。但流动摊点不能保管学生未取走的车,遭到摊主们的强烈反对。

目前物业在南区15号楼三角地建好了车棚,并安放了储存工具的储物柜,计划在周围景观建设完成后将所有愿意接受安置的摊主安置到新的车棚。

尚未完成景观建设的集中安置点

胡军则认为那里场地狭小,难以施展修车活动;并且只有简易的车棚,四周通风,工作环境恶劣,冬天更是难以挡风避寒。双方在安置方案上屡屡产生矛盾,难以达成一致。

关于卧伍真的经营范围问题,双方也是各执一词。胡军出具的营业执照显示,卧伍真的经营范围包括修车与卖车两部分,但在安置方案中,拆除后修车铺的卖车行为将被禁止。物业管理中心从学生购车售后服务考虑,认为临时性修车摊难以保证可持续经营,禁止他们出售或租赁自行车,将校园车摊经营范围限定在修车服务内。

卧伍真提供的工商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修车租车卖车

王强解释道:“修车铺不许卖车,一来是希望学生能在正规场所购车,避免不合格产品以及保证售后维修。二来老修车铺也有一个传统的行规:只修车不卖车。”

然而,卧伍真方面认为自己并不需要接受物业中心的管理。

大部分修车铺并不具备营业执照,由物业管理中心进行管理。而卧伍真属于清华校园里比较特殊的、拥有营业执照的个体户经营主体,由清华大学正大商贸公司(下称“正大公司”)对其进行管理。

正大公司是清华后勤唯一一个有营业执照和法人资质的商贸公司,成立于1997年,当时物业管理中心尚未成立。在当时家属区的一些传统个体户,很多与正大公司签约,卧伍真便是其中之一。正大公司为个体户们提供“经营场所证明”,以帮助他们申办营业执照。自此以后,处在清华里的卧伍真不接受清华大学物业管理中心的直接管理。

这种管理模式延续至今,双重管理反而造成管理缺口,给修车铺的统一管理造成不便。王强说:“因为卧伍真经营政策很特殊,所以区域内其他的修车摊位也希望能有他这样的灵活的经营条件。总之管理上是存在一些问题的。”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

卧伍真依然伫立在学堂路,和两个月前一样,和三十年前一样,但如今卧伍真一家人的心境显然和三十年前始入清华时不同了。

9月30日,正大商贸跟卧伍真的协议正式到期了,正大商贸公司决定解除协议不再续约。个体户申办营业执照的前提是得到“经营场所证明”,过去由正大商贸公司提供证明,而协议的到期也意味着卧伍真具备的营业执照可能面临失效。

物业管理中心计划今后针对所有个体商铺加强管理,不再支持任何个体户商贩申请营业执照。

因为与法人企业不同,个体户无需进行年审,不需要物业管理中心每年对其提供经营场所证明。如果个体户申请得到工商场所经营场所证明,那么物业管理中心也就没有权利对其进行制约。简而言之,个体户的营业执照申请意味着物业管理中心将失去管理权利。

为了保证持续有效的管理,以及保护广大学生切身权益,物业管理中心希望今后尽量让法人企业,而不是自然人企业,来为同学提供服务,这也是教育部对高校房屋空间资产的管理要求。

像卧伍真这样的个体户,将慢慢地走向消亡。

拆除中止

101天

10月12日,北京大风,天气转寒。

由于15号楼的电路改造,几家修车铺的电路被掐断。没有电力打气,也没有电炉取暖。

张师傅修车摊被拆后的露天工作场所

张师傅所在的车摊九月被拆了,无处避风,他双手插兜,在寒风中冷得直跺脚。他没那么沉重,说铺子本就不是他的,他只是个租摊打工的,等天再冷些,他就不干了,重新找份保安的工作。

奶茶店被拆的白然打算“重头再来”,正筹备一家“清华里最豪华的理发店”。

但卧伍真还在等待着——

“学校实在觉得我这块地方是不合适的,那就拆。但是肯定得给我一个说法。没有说法,我不会让他拆。我们不会走的。”